注册 登录
菊子曰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聿言的菊子园 http://sns.juziyue.com/?949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食土阿蛮记

已有 40 次阅读2018-7-24 20:43

分享到:
免费下载菊子曰

 

阿蛮传

 

阿蛮痀瘘而行,匍匐颠蹶,忽失前而吃土,忽蹶后而啃泥。

聿言见而惊之曰:子非学步于邯郸之寿陵余子欤?何狼狈如是耶?

阿蛮曰:某,吴下之大族也,向适邯郸,偶羡其人,左之则左合,右之则右顾,屈伸偃仰,动合法度,中于《桑林》之舞,合乎《经首》之会,意不能禁,乃至于此。

聿言曰:子之故步,尚记否?

阿蛮曰:略记一二。

聿言曰:试行之。

阿蛮砉然而起,趔趄而远。

期月,聿言适野,阿蛮田于匡庐之山,白鹿之野。欣欣然有喜色曰:我今得之矣,夫邯郸人,以其富而不骄,好学而有礼,故成其威仪之盛。今我,大族也,亦学礼而不骄,岂逊之哉?人言“求人莫若求己”,又云“骑驴找驴,骑牛找牛,愚也”。岂须学步他人。

聿言曰:观其行而知其志,子之谓也?子呼鹰纵犬,饫食粱肉,而下人犹有馁色。子之欲何极哉?其“骑驴找马”者,亦子之谓也?

阿蛮曰:我亦知礼义。吾西邻有侏儒者,善弈,其言:弈之为道也深矣。请客先走,礼也;围而相杀,义也;善得先手,智也;落子无悔,信也;胜负已见,而黑白各存,仁也。我将学之。

期月,阿蛮见而又曰:吾已尽弈之道也。彼侏儒之老者,初时让我二子,渐至一子,又渐至匹敌,今已能胜其七八,尽之矣。

聿言曰:其有言乎?

阿蛮曰:有。其尝言:天下之大罪,莫过于私。天以无私成其天,地以无私成其地,阴阳以无私成其四时,雨露以其无私而成百谷。夫人,有私者成其为小人,无私者成其为君子,以无私化有私,则成其为骄子。骄子,天不可夺其寿,地不可夺其算,帝王不可以夺其志。此诚伟人。

聿言曰:一年后,将见子于泥涂。

期年,阿蛮见于泥涂。

聿言曰:子之弈,若何?

阿蛮衣百褴之衣,履芒草之鞋,捉其襟则见其肘,举其踵则见其趾,杨生于肘,草生于冠,萎靡困顿,几不能振。曰:殆矣!吾为伟人,然后产业皆充于公。仓廪无鼠,而豕犬处之;庖厨无虫,而众禽处之;厅堂无小人,而群氓处之;乡里无贼,而饿殍充之。三月而仓廪坏,六月而庖厨颓,九月而椽桷崩,今则梁已倾矣。天大雨,不能蔽身,遂处于泥涂。

聿言曰:如此,弈尚未尽其技,可再弈之。

异日,阿蛮又来,喜形于色。问之,则曰:向之侏儒老人,已死多时,有学习其技者,弟子数人,弈技甚之,我不能胜,将复学,以三年为期。

聿言曰:三年之后,将见子于何处。

阿蛮曰:闻言: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我将砥节砺行,弃绝前学,复从正道,三年之后,见吾子于广厦之间,华堂之上。

期三年,聿言适郊,见阿蛮于广厦之间,华堂之上。

阿蛮衣轻乘肥,奴仆成群,得意扬扬,喜形忘言。

聿言曰:子之广厦,华堂者,有诸?

阿蛮曰:有之。

聿言曰:可试言之。

阿蛮曰:彼侏儒虽能弈,与我常不相得,遂至困顿。我日夜图新,经营既久,广厦高屋,果然得来。美栋华堂,亦甚惬意。其弟子诸人也,与我甚相得,常与我言:吾师明于世事,而常谙于事理。夫天地间,罪莫大乎公。天以其私成其天,地以其私成其地,人以其私成其人。其孰能无私者?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天生万物,而人最贵。是以天亦有其私也。闻言: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道福善而祸淫。天果无其私,则将何以福善人?何以祸恶人?故知天地之间,莫大乎私。我甚是其论,引为知己。常与之游。彼又偶然言我:吾师,如父也,恨不能彰大其名。每每叹恨。余亦悯其孝心,然无可为助也。或有人言:可书彼大名于巨石碑碣,树之人烟稠密之处,则高风亮节,飞扬流播,岂不甚善。弟子遂如其言,又以我之广厦,地处三衢,得地利之便,愿立我门前。我初不愿,彼愿出巨资助我,遂许之。比月,弟子又诉堂前狭小,愿以石刊字,冠于广厦之顶,华屋之颠,许以大利。我又许之。比年,又诉以广厦未为广,华屋未为大,愿以我家砖石,皆刻他师之名,且许以逐年巨利,我大利之,又许之,计之,我得彼之利,将过我经营所有,则我后代可坐收其利,不劳而得。“勿剪勿伐,召公所居”,荫庇万世,其在我乎?

聿言曰:如此,则弈技翻新,然不离于搏戏。三年之后,见子于破庙。

期三年,聿言适野,见阿蛮于破庙。

阿蛮蓬头垢面,鸡皮鹤发,形容枯槁,缕络蔽体,扶墙倚闾,蓬累而行。

聿言曰:子博乎?

阿蛮曰:我已多年不入于搏场。

聿言曰:然则子必弈乎?弈之于搏,何如?

阿蛮曰:弈者,仁义礼智信,五德在之矣;彼博者,市井之徒相戏耳,浅则流于无赖,深则破家败业。

聿言曰:弈者亦搏之徒也。君子为之,则近五德;小人为之,则近无赖。不入于彼,即入于此,厚此薄彼,可乎?是子仍在局中耳。

阿蛮曰:何以言之?

聿言曰:吾闻,周公辅成王,长而还之,有诸?

阿蛮曰:有之。

聿言曰:周公何不取之?

阿蛮曰:天下公器,岂可私取?

聿言曰:以私害公,可乎?

阿蛮曰:不可。

聿言曰:然则以公害私,可乎?

阿蛮曰:亦不可。

聿言曰:人生而有其私,天下生而有其公。人不以其私害公,天下亦不以其公害私。此公私之分明也。然则观子之行,不入于此,即入于彼,是子之不明甚矣。不明则近骗,小人斯作。是子仍在局中耳。子试言之。

阿蛮曰:我得其弟子之利甚大,我之所失,惟堂前屋外,石头砖缝之地,得之不足以富,失之不足以贫,诚鸡肋也。然我所经营之业,渐渐入不敷于出,终至弃之。而街坊之徒,老叟儿童,渐不识我。彼弟子之业,忽然勃兴,坊市之人,皆归之矣,每夜觥筹之声,饮宴之乐,嚣于尘上,顾视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人皆视我为厉,避之唯恐不及,亦大怪也。

聿言曰:闻言:天长地久,而人事有代谢。且夫天地之间,人所能长久者,唯名而已。形质俱朽,而名独存。人之识子者,亦以子之名也。今彼之名,冠乎子之广厦华屋,厅前幕后,乃至于填塞砖缝,无孔不入,当是之时,人之识子者,十有八九;若夫十年之后,代谢沉浮,人之识子者,十余其半。若夫更待十年之后,人之识子者,十无其一哉!三年之后,吾恐将见子形骸于枯冢之中;十年之后,将恐见子枯骨于沟洫之畔!

戊戌年五月十四,聿言

 

免费下载菊子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愤怒

悲哀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再见了,菊子曰的朋友们
再见了,菊子曰的朋友们
由于经营不善,我们决定解散菊子曰开发团队,并且从即日起不再更新菊子曰了

查看 »

菊子曰 ( 闽ICP备12013319号 )

GMT+8, 2018-12-11 21:42 , Processed in 0.012078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