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菊子曰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聿言的菊子园 http://sns.juziyue.com/?949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个梦

已有 204 次阅读2016-7-31 08:47

分享到:
免费下载菊子曰

 

一个梦

作者:聿言

 

  这几年,聿言总是做同一个奇怪的梦。
   聿言每次梦见的地方都有五颜六色的山坡,山坡上覆满五颜六色的树,聿言在天空飘啊飘,俯瞰着青红交错的风景,偶尔有大树环抱的村庄,僻静的农舍。熟悉而又陌生。
   这还不算奇怪,奇怪的地方还在后头。
   在后头的奇怪是,每次这个梦一来,聿言的家里就会有大事发生。它居然比闹钟准确。
   聿言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弄明白这是什么地方,跟我有何种联系。聿言首先想到了某个风景区。
   于是聿言搜集了许多风景区的图片,逐个审查,感觉是这个也像,那个也像,下一个也不错,徒劳地找了很长时间,聿言不堪重负,只好得到一个万般妥协的结论:既然那与我家相关,那么以后注定会遇到,现在无须纠结。
   那个梦很长时间没有再来,聿言也渐渐淡忘了它。
   两年后,时值深秋,聿言偶然发现路边的栎树红了,不由得感到赏心悦目,于是突发奇想出去拍照。走得越远,栎树越多,聿言信马由缰走去,不知不觉进了山。这不是聿言第一次进山,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聿言的印象中这里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灰色,那是冬天群山萧条的颜色;一种是青色,那是夏天的颜色。可是如今,它似乎是另一种颜色:半青半红,夹杂着一些黄,似乎有了五颜六色的感觉。
   聿言继续爬,登上一个小山顶,聿言吃惊了:拥挤的柞毛子,连绵的群山,跟往日没有区别,区别的只有颜色。这里不再是单调的青或灰的颜色,这里如今是五颜六色的新世界,不再是聿言印象中非青即灰的刻板模样。聿言并非第一次来这里,然而聿言从未在深秋来过这里,因此一直错过认识它红妆的机会。满山的柞毛子挤得紧紧的,青,黄,红的颜色揉在一起,交织成一片青红交错的风景——聿言忽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聿言一直以为梦中那个奇怪的地方必定在遥远得难以企及的远方某个高大上的风景区,却从未料到它原来就藏在自己那名不见经传的家乡。它静静地躺在聿言的身边几十年,如今方发现它如此出众。
   聿言拍完了照,看到照片第一眼,不禁脱口而出:哦,原来它跟某个风景区的照片很像。
   聿言终于知道那个梦是怎么来的了。它就是聿言的家乡,聿言自认为熟识它,亲近它,了解它,因此轻看它,贱视它,鄙弃它,认为它丑陋,乏善可陈,然而它终究要证明自己并非丑陋,于是在梦中以聿言从未曾见识过的清新脱俗一面出现。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却像刚刚认识,刚刚认识的路人却一见如故?也许我们平日太过关注外面的名利繁华,反而忘却了自己家乡的模样?
   忽然想起,年少时的我曾经厌弃这个落后而景色平庸的家乡,发誓一定要远走高飞,彻底忘记,然而若干年过去,终于悟出终点原是虚妄,如今早已发现自己不管走到哪儿,也不管走多远,只有这片土地才能变成我今生唯一的依托,坚强的后盾。故事的最初,我们带着无知与迷惑挣扎着出生,生长,然而不幸地发现触目所及尽是无法释怀的迷惘,于是在年少气盛时带着疑惑和泪珠离开家乡,谁能料到最终居然发现答案早已预先藏在脚下的家乡,抬脚可达?也许,它早就知道有一天我会找回这里,因此故弄玄虚地屡次出现在我梦里,戏弄我,嘲笑我骑驴觅驴,反向身外求?幸运地,我今天终于看清它一点也不丑陋,反而具有如同风景区般的美丽。终于,聿言再一次回到了最初的地方,这次,聿言终于找到了最初想要的答案,从此对人生不必再有迷茫,不必再有疑问。
   多年的乌云如今云开雾散,迎向深秋斜阳的金光,聿言重新跨上了车,再回头望一望熟悉又陌生青红交错的风景,也许,我仍然会留恋这里,但是我相信,很快我将再一次告别家乡,重新踏上征程,只是这一次,我将无所畏惧。

(与本文相关:诗——出山

《一个梦》,由聿言发表于寻网博客站(www.xunnet.org),转发于诗书画国术群。
 

 

 

免费下载菊子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愤怒

悲哀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再见了,菊子曰的朋友们
再见了,菊子曰的朋友们
由于经营不善,我们决定解散菊子曰开发团队,并且从即日起不再更新菊子曰了

查看 »

菊子曰 ( 闽ICP备12013319号 )

GMT+8, 2020-2-22 15:10 , Processed in 0.013574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